您好,请登陆|免费注册
查理·芒格12月14日最新访谈:无论顺风逆风,投资必须身在其中
文章转载自| 中巴价值投资研习社全文约8000字,阅读时间约20分钟

“有时候我们遇到了经济上的逆风,有时候遇到了经济上的顺风,无论哪种,我们都是一直游下去,那就是我们的系统。”


“长远来看,美国公司的运作可以类比生物学,而不是其他的东西。而生物学,所有个体、物种都会消亡,这只是时间问题。经济发展也是如此。”


“那段经历就像人间地狱,我们只是勉强制造了一个实质性的仪器。我们是如此的骄傲,我们认为这不会不景气的。但我们在全国总共卖了三个,真是个奇迹!”


以上是查理·芒格在12月14日的加州理工访谈中阐述的观点。



不经“地狱”做不好投资


主持人:经过长期的努力,你已经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但也许我们可以试着从你离开军队的时候开始回顾,离开之后你接触到了什么。1944年的时候,您接触到了哪些事情?当年(返回学校)主校区看起来和现在一样, 安东尼也是现在的样子。


芒格:是的,是的。我能为当时校园里正在进行的科技项目做些什么呢?当时我在校园里,汤姆在摩根。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遗传学家,他用果蝇做实验。整个校园都弥漫着死掉的果蝇的味道。顺便说一句,我当时很想习惯果蝇的气味。


主持人:但大概你并没有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果蝇身上。他们在1944年发现了什么?


芒格:那时候的我太无知了,我本可以走过去做自我介绍,他对我也会很客气。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而我太笨了,没有做到这一点,也没有想到这一点。


主持人:所以到了最后,你决定不转到密歇根的数学专业..... 或者说直接去了别的地方上大学,于是你去了法学院。


芒格:你肯定猜不到,我父亲在哈佛法学院,我的祖父是内布拉斯加州的法官,所以这对于我是自然而然的事。


主持人:很多人一生中都会经历这些职业的变化,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服务思维?人们可以从你身上学到什么?尤其是新校友们,他们似乎可以借鉴你在人生早期的这些经验。


芒格:当你在选择职业的时候,以此来获得如今的共鸣。


选择职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你选择了一个非常痛苦的职业,你不会把它做得很好。但如果擅长而且你喜欢你的工作,那么你会做得很好。所以我去学了法律,因为我不想成为一名外科医生,不想成为医生,也不想成为一名预算师。所以我经历过这些后,便只剩下一条路了,就是这条家族的道路。这显然不是一个最明智的决定。


主持人:一旦你开始进行调查的时候,你的法律培训经历,你的数学教育背景和你的经历,哪些是属于你的呢?


芒格:我不喜欢法律实践,但我有一帮孩子要养活,既没有家底,也没有任何启动资金。所以,为了这些孩子,我也必须有一条自己的谋生之路。所以我不得不.....这的确不容易。


我发现,一旦将法律付诸于实践,是受到很多限制的。我作为一个年轻人收入少得可怜。我一直理解他们,我不是相当大胆又聪明的人。在我第一个13岁快结束时,我有了更多的流动资金,但在过去的那些写免费实践文字的时间里,我在业余时间做的就是这些微薄的收入。所以很自然的情况下,加上受到成功的巴菲特的激励,我觉得我应该开始为自己工作,而不是为别人工作。


主持人:所以另外的接触......


芒格:关于业余时间的那些工作,我想如果我全职做的话会怎么样?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就是……


主持人:花时间去调查去发现是什么创造了新的技术?对于经济史学家来说,大家都非常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技术变革推动了美国经济的很大程度的增长。但是从你的角度看来,作为一个投资者,在这75年里,你看到的最戏剧性的转变是什么,无论是汤姆-罗斯福带来的,还是你接触到的。


芒格:那就是取得了经济上的跳跃式发展,以及巨大的公共汽车,这一直是非常有趣的。


政府正试图做些什么来抑制经济波动,使其复苏得更快。这就造成了我们生活中相当多的通货膨胀,经济下滑的时间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一样长。而在投资领域发生的事是,大量的人已经进入投资领域。人们在疯狂的投资中赚了很多钱。而在投资领域,在我年轻的时候,坦率地说,几乎没有人进行投资,因为他们不是很聪明。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很聪明,哪怕是凯尔特的毕业生,人们都被金钱的巨大诱惑所吸引,并进入投资领域。这是一个很大的发展,但我自己一点也不认同这种事的发生。


我们不希望整个世界都在通过购买证券的方式致富,但这就是一直在发生的事,疯狂的投机者一直都有。这是非常有趣的,但它并不一直是件好事。


主持人:但在某种程度上,一旦你做了投资,便会把钱投入到一个企业家的手中,这个企业家是在真正的生产东西吗?价值投资和金融业内的套利方式,是不是有哪些共同的特性?


芒格:我并不是靠着前沿技术发家的。我先是用我可观的储蓄进行投资。让我想一下,是的。我在帕萨迪纳的一个县城投资了。这种产品叫做威廉-米勒仪器。我并没有损失全部的钱。


那段经历就像人间地狱,我们只是勉强制造了一个实质性的仪器。我们是如此的骄傲,我们认为这不会不景气的。但我们在全国总共卖了三个,真是个奇迹!


技术是一个机会,可我第一次的经历却非常失败。


主持人:75年来,你已经参与投资了什么?


芒格: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技术的边缘进行风险投资。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尽量避免这种投资。


主持人:即便是你所接触的一些公司,其中的一些公司还是某段时间的市场领导者,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由于技术的变化或偏好的变化,大家会吞噬那些市场份额比以前少的公司。那么,从长远来看,如何把这个问题想得更长远一点呢?


芒格:长远来看,美国公司的运作可以类比生物学,而不是其他的东西。而生物学,所有个体、物种都会消亡,这只是时间问题。经济发展也是如此。


新事物会不断出现,同时一些事物开始死亡。当我年轻的时候,新的事情已经出现了,其中一些开始消亡。这就是长期的投资环境使它确实变得非常有趣的原因。


看看现在有哪些消亡的事物:所有百货公司、所有的报纸,真的就和生物学一样,企业也只有很小的力量、很少的存活时间。



无论顺风逆风,投资必须身在其中


主持人:与去年同一个季度相比,开市客(Costco)今年的业绩有极大的提高。对于其他的零售商来说是好事吗?


芒格:不,它对于开市客(Costco)来说是好事,但对于其他的零售商来说是很糟糕的事。因为它抢了竞争对手的很多生意,这些商店被极大的影响了,都是因为开市客有更低廉的价格和更高的效率。现在,它们全部都去做互联网销售。


主持人:我们已经谈论了一些关于零售业的新变化,同时,你认为这更像是一个短暂的现象,只要我们都接种了疫苗,工作会慢慢回来,就像我们曾经在2001到2002时候所经历的缓慢的就业复苏。


芒格:我不通过这样的方式赚钱——通过准确预测宏观经济的变化来比别人更好。但是我和鲍勃(Bob)做的是买我们允诺的东西,(然后我们就)有时候我们遇到了经济上的逆风,有时候遇到了经济上的顺风,无论哪种,我们都是一直游下去,那就是我们的系统。


凯尔特人的系统也是这样的。凯尔特人就是早上起床然后一直游着,凯尔特人不是试着在繁荣和萧条中玩游戏冒险。


我们真心希望我们可以做到我们所承诺的,而不是成为现在流行风向的受害者。我们有自己的决定,关于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研究。


以下为观众问答:


主持人:你在试着得到正确答案,而不是真的在预测美元将来18个月的走势。所以现在我们可能有很多有意思的问题,是来自观众的。


芒格:由你决定。


主持人:让我来看看问题部分。第一个问题来自约翰·维克多(John Voctor), 他是一个化学工程师(1971年本科)。第一个问题是聪明人真的是比其他人更能预测未来吗?我们可以问这个问题,你如何看。


然后第二个问题是,你曾经做过坏的商业决定吗?


芒格:当然我有做过错误的决定。


你不可能有一个很成功的生活,如果没有经历过一些困难的事情的话。这个就是游戏的天然性质,要不然你不可能成为一个勇敢的你,如果老是逃避的话。


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来着?


主持人:你认为聪明人真的是比其他人更能预测未来吗?


芒格: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你可以用两种方式来思辩, 很多聪明人认为他们一直比大部分人聪明,因此他们比很多年轻人过的更糟糕。


如果你问我,我认为这是非常常见的、完全的、不明智的去思考你比别人有多聪明。


我认为巴菲特非常善于如何避免这个问题。


我们非常谦虚,我知道我并不够聪明,特别是跟最好的人比较的话。


那是在加州理工,我上了乔·斯图尔特(Joe Stewart)的热力学的课。通过一件事我学到的是,顺便说一下,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无论我有多努力,我都不可能像他一样在热力学上会变得那么优秀。我认为那是一个很有用的的课。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然我可能永远会认为自己可以搞定热力学。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回到加州理工的时光。来自苏利文的问题,学习气象学如何影响了你的思考。


芒格:不是太多,这是一个非常经验主义的时期。我们就是画气象图。我们把地图堆积起来,一个接一个。你可以看到气象系统在移动。那就是我们预测天气的方式,当然比没有的好。

然后我们做了一些关于结冰的预测。基本上来说两点:阻止飞行员去某些地方而不能降落,坠毁,死亡。我们试着阻止问题发生。对于他来说那是很难处理的事情。


如果那是我的飞机,我是不会让我的飞行员死亡的。对于加州理工的标准来说,这个不是很难。


主持人:但是这有很多不确定性,对吗?


芒格:你就只要决定一个地点去,如果那里情况很糟,就不要去了。


这是非常经验主义的。我从没想去从事那个。他们把生物放在气象学,在二战之后,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决定。但是即使在加州理工它也是太经验主义了。


我们回到气象科学。我认为气象科学跟气象学还是不一样的,这是个非常有趣的科目,我们在全球气候变迁上取得了很多更好的预测模型。每个人都希望准确,但是要证明它很难。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好,但它真的很难。


我认为最糟糕的全球气候会发生,但是可以通过高级文明来解决。如果你需要建防波堤来保护美国的海岸线,那样需要耗费许多年的GDP。本来我们可以安全的解决这个问题,我不认为人类会碰到最糟糕结果。


主持人:我们下一个提问者来自2008的本科生。什么是重要的在加州理工?或者我们需要注重什么?如何在日后融入加州理工?


芒格:我认为加州理工现在还是做的非常好,和从前一样。它最大的优点就是它没有改变太多,本科部门很小,所以它的研究生部门非常出色。


总之就是它没有改变太多,马尔科姆(Malcolm)和我都在那里,我那时候还不是很优秀。我认为那是非常奇特的。我的理解是我们想要很多不同背景和信仰的人一起交流,这样才会有新的想法碰撞出来。


这是我们特地去保持的,然后还有一些事情也很重要。是的,想想这些投资机会和其他的让你保持聪明的事情。很多的这些都是让你接受多元的信息然后帮助你做决定。我是一个非常喜欢大想法的人。


在我的教学体系中,几乎所有的学科中很容易被吸收的部分,你可以把它用在日常判断之中。我不相信只是不断地咨询专家。像我可能做的那样做的事情就是建一个化工厂之类的。但在投资决策方面,我认为可以帮助自己成长,对自己的想法和所有的原则都很满意,这是非常有帮助的。


我认为如果你那样做也会少一些乐趣。好吧,我发现学术界,学术界并不是很好,学术界奖励一个知道越来越少的研究者。


这种方法确实存在困难。好吧,我们试着,我的意思是,这是我们做事方式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我知道这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方式,但当你在自己的领域之外,这是危险的。


主持人:所以我接下来要讲的其他问题更多的是在财务方面。1975年获得理科学士学位的保罗•古德森(paul goodson)问道,他们未来的二个10年里,股市回报率会下降吗?


芒格:答案是肯定的,甚至不用给我们说原因。你能给我们个提示吗?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说这件事,因为有那么多人都非常有热情,而管理和奖励制度又如此不合理,我认为这是行不通的。我不觉得回报会下降是的。按实际价值计算,回报率将更低。


主持人:我们将要与你谈谈政治俱乐部的事。你如何看待量化宽松和巨额财政赤字的结合?他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


芒格:我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那就是,这是最有趣的问题之一。


任何人都可以问。我们有太多未知的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人能像我们现在这样印钞票,没有任何麻烦的印钞,我想我们已经接近这计划的边缘了。


因此,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已经扩大了货币供应量。利息是多么的少,而最初的反应又是多么的小,这篇文章过于强烈的一个词,令人震惊的会更多。


主持人:我会让你选择形容词,查理,但它是难以置信的极端。一些欧洲政府最近借了一点钱,用了百年来1%的一小部分。哦,好吧。太奇怪了。我们要知道,它会把欧洲政府的百年不到百分之一。


所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世界上很多政策的制定都是因为资本在作祟。


芒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世界经济都很贫穷。我们一直在很高的范围内交易财富,规则在某种程度上是如何变化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发达经济体才能真正富有。


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只有经济。现在的经济非常富裕。在我的有生之年,文明进步的速度比任何一个世纪都要快,甚至比任何一个世纪都要快。


是的,难以置信。我替你看了整件该死的事,因为他们活得太久了。这绝对令人震惊。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记得在家吃了五道菜,花了60美分。世界真的变了。


主持人:所以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汽车女孩的财富可能很高,因为我们积累了大量的福利,因为她们的价值就这么高。所以医生。因此,1975年获得副学士学位的大卫•温特(David winter)问道,纳斯达克是否存在泡沫,它会不会破灭?


芒格:我们知道这不是泡沫吗?但没人知道泡沫什么时候会爆炸。但仅仅因为它很讨厌,并不意味着它会有另一个像这样的运行非常好。再说一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


如果你停下来想一想,拿苹果和乔林·兰克·保罗或者全部相比有什么不同。这是最不稳定的事情。这在整个世界金融史上几乎从未发生过。另一件事真的很了不起。在中国过去的30年里,他们有30年的实际经济增长率,这是世界历史上任何大国都没有过的。


主持人:你如何评价在中国的投资呢?


芒格:我投资了一部分美国公司,它们在中国做生意,包括可口可乐。当然,我对中国头部公司(的认知方面)也有非常成功的经验,这也可能会持续下去。


主持人:扎克作为2014年的拥有学士学位的人,问应当如何鼓励年轻人?


芒格:加州理工学院的人该怎么教呢?加州理工学院怎么能教人呢?如何赢得国际象棋比赛?或者扑克比赛?你会发现有些人非常擅长这一点,而另一些人则不然。如果你想赢得这些东西,你最好是在谈判桌上真正非常擅长这一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是。我认为伟大的投资者对某些人来说就像是伟大的棋手,他们几乎天生就是投资者。


主持人:所以,要对风险有忍耐力,比如有耐心。


芒格:你必须掌握足够的知识和信息,但是这还不够,你还需要合适的性格,需要延迟满足的特质,你必须愿意等待。


还有奇怪的一点,好的投资需要一种耐心和野心的奇怪组合。真正优秀的投资是耐心和进取心的奇妙组合,拥有这种组合的人少而又少。


它还需要充分的自知之明,你必须知道自己掌握了什么,没有掌握什么。你必须知道自己能力的边际在哪里。


很多聪明人都不知道他们自己能力的极限。


他们想象中的自己比实际更聪明。当然,这种想法很危险,也会引来麻烦。好的,所以,我,我觉得加州理工在教每个人成为一个好投资者这点上,需要不太顺利。


主持人:有什么可以帮人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吗?还是,这种事只能靠自己努力?


芒格:我觉得,你只有真正去玩扑克时,才能知道需要些什么才能赢。


主持人:这是老生常谈了,查理。


芒格:对,但是我觉得说得很对。


所以,当然,懂基本的数学知识和电脑编程语言也会有所帮助。但是,那东西大多数人都会。但是,但是要有忍耐力,数学知识和电脑编程语言已经像自己的耳朵鼻子一样熟悉了,有忍耐力才会让你出彩。而且,我觉得这个是很难教会的。我发现,我在哪讲过这点来着。早些年的时候,我们谈论过,我们是怎样走向成功的。我们发现,懂了这点的人,不经意间也采取了我们的方式,就成功了。而有些人,不管我们如何仔细解释,不管他们本身如何成功,他们适应不了这个。人,要么很快就理解了我们所说的,要么就永远也理解不了。所以,这是我的经历。


主持人:有个相关的问题,查理斯米勒,嗯,他问,你有提过,寻求心理学教育学的资金?有关人类机体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你已经找到资金了吗?


芒格:没有,我目前还没有什么发现,只是觉得项目不错。这个其实,其实比很多人想象中的要难。想象一下,起初,你们想在加州理工领先。你们喜欢学术,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加州理工很容易给人终身教职。如果你足够聪明,每星期工作80,90小时,这样持续9,10年,你就能得到终身教职。


主持人:我们有很多人很喜欢这种人生,我只能这样说,查理。


芒格:什么?


主持人:我们有很多人很喜欢这种人生。


芒格:是的,我当然知道,这样也没什么不对的。


我选择远离这种生活,因为我知道我并不合适。


我那样的话,用普通标准衡量,也会是个很成功的教授,但是我就不会这么出名了。所以,找到适合自己的路,这是你对所有人的建议


主持人:我有个相关问题,更有关于金融方面的,但是我忍不住想问,如果你有,有现金,比如说我16岁,我想做个全职投资者。芒格先生有什么意见给我?


芒格:嗯,如果你有足够的资金支撑,当然比没有资金更好。所以,看巴菲特,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有足够的资金,他就是一直做一些小额投资,结果不错,他也慢慢学会了技巧。所以,如果你想在投资方面取得成功,早点去实践,好好努力,坚持下去。这些都会多多少少对成功有所帮助。


主持人:所以,2020年,最近,你有什么骄傲的事情吗?什么事情让你最骄傲?


芒格:嗯,我最骄傲的就是我躲开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我不喜欢不理智。我在自己的生活中很努力躲开这个,我当然还没完全做到,没人能做到。但是我的成果比想象中的更好,一点一点去做。这是个不错的方向。


嗯,加州理工很努力地在做研究,这很可贵。有这种品质在自己的血液里,可以帮上大忙。


主持人:约翰,他说他想问,您从加州理工学院收获了什么?最让您难忘的是什么? 您刚才对加州理工学院说了很多,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回到这个的问题的原因。当您在加州理工学院时您觉得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


芒格:加州理工学院就像自己家一样,对吧乔恩·斯图沃特(Joe Stewart),我想我们的想法应该是一样的。您希望您的学生代表加州理工学院。我回溯起我55岁在加州理工学院的那段时光。他开始和我说话,我们对热力学有一些了解。他说,关于他们动力学的有趣之处在于,它有一部分是从牛顿物理学中计算得出的。这真是好话。如果您同时理解这两个主题,那么它是正确的。有点奇怪。您可能会认为两者之间存在差异,但您可以得出所有热力学。然而您不能。无论如何,只要有像乔恩·斯图沃特(Joe Stewart)这样的人在,您就不必担心加州理工学院。


主持人:好的,当我的一位学生知道我要和你对话时,她请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来自2016级学士的格雷斯·莱曼(Grace Lyman),您的慈善事业是如何成功的?


芒格:我对自己的慈善事业不感到骄傲。我认为这是必要起码的责任,要成为成功的人必须也是个慷慨的人。我认为,不是你做了慈善或不做慈善,就能得到很多好处。是的,我不认为自己从事过任何慈善事业。我捐给我最爱的自己的家的钱比捐给慈善机构的钱多。我不是一个好例子。现在我觉得我的慈善事业很顺利。我认为我所付出的钱能做得更多。但我认为我不应该因为给我带来痛苦的钱而获得任何名誉。我不想在这方面投机取巧。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可能有点犀利,但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作为一名75岁的基督教徒,您对接下来的30至40年最好奇的是什么?


芒格:作为一个长期的投资者,我当然对当前奇怪的状况以及其他疯狂印刷货币的经济状况感兴趣。当然,这很有趣。世界已经发展得如此长远,那些不发达国家比如中国一样取得了迅速的进步。我认为现代世界的经济发展非常有趣,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主题。我看到经济学界有这么多人喜欢它,因为它是如此令人困惑,又如此有趣,并且取得了巨大成就。而且我认为许多技术都是相同的。一年半以前,我们正在这样做。我的意思是,这真是令人惊讶。谁会猜到?发生的很多事情应该使所有人感到惊讶。这非常有趣。


主持人:非常好,查理。非常感谢您的对话。我特别感谢您的热情和持续的好奇心,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一点,因为总能再想到一些新的问题。我对您表示祝贺以及再次感谢您参加这次活动。


芒格:我在加州理工学院的时候就非常喜欢那儿,我的职业道路并不是我自己选择的,但我喜欢偶然参加战争而绕道而行。我在那里呆了9个月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从那以后的几十年里,这对我的生活是一件好事。不,我喜欢整件事。太棒了! 我想感谢参与我们这次对话的2400位听众。谢谢。再见。

敬启者:

在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前,敬请您仔细阅读本重要提示,并将页面滚动至本页结尾“接受”或“放弃”键,根据您的具体情况选择继续浏览还是放弃。点击“接受”键,视为您已经阅读并认定自己符合合格投资者条件,且愿意遵守本提示内容。

1、合格投资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私募投资基金的投资者应为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公司单只私募基金产品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人民币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的单位和个人:

(一) 净资产不低于1000 万元的单位;

(二) 金融资产不低于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 万元的个人。

前款所称金融资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

投资者应当认真阅读产品法律文件,了解产品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产品是否与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

2、参与私募投资基金有风险。私募投资基金净值可能会有较大的波动,并可能在短时间內大幅下跌,并造成投资者损失部分或全部投资金额。管理人过往的业绩数据并不预示其未来的表现,投资者不应依赖本网站所提供的数据做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所作出投资决策之相应风险。

3、本网站刊载的信息。本网站所载的各种信息和数据等仅供参考,并不构成广告或销售要约,或买入任何证券、基金或其它投资工具的建议。投资者应仔细审阅相关金融产品的合同文件等以了解其风险因素,或寻求专业的投资顾问的建议。

本网站所载的各种信息和数据等是我们认为合法或已公开的信息,但仅代表广东汇创投资于发布当时的分析、推测与判断,可能您在阅读时资料的准确性或完整性已发生变化。广东汇创投资会对来源于第三方的信息、数据、资料明确说明出处及来源,但我们并不对第三方所提供之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充足性或完整性作出任何保证,公司或其股东及雇员概不对于本网站内第三方所提供之资料的任何错误或遗漏负任何法律责任,敬请投资者审慎鉴别、判断。

4、权利声明与法律管辖。您在任何情况下,未经广东汇创投资书面许可,均不得复印、复制或再转发本网站资料的全部或其任何部分。与本网站所载资料有关的所有版权、专利权、知识产权及其他产权均为广东汇创投资所有。广东汇创投资概不向浏览该资料的人士发出、转让或以任何方式转移任何种类的权利。

进入、访问与使用本网站,以及本条款与条件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管辖,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解释。


 广东汇创投资

  特此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