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登陆|免费注册
孙子兵法与投资之道:赢了再打丨投资茶话

1


“飞将军”李广是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传奇。他才气无双,尤其箭术了得,不仅箭无虚发,而且力道惊人,能够射穿石头。他爱兵如子,凡事身先士卒,只要有一个士兵没喝到水,他就不喝水,只要有一个士兵没吃到东西,他就不吃,所以士兵多愿为他效死力。


不过终其一生,李广却是个悲剧。“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李广一生与匈奴七十余战,却到老也没有封侯,被后生小辈卫青、霍去病等甩出了八条街。不甘心的李广六十多岁再度请缨出战,却在沙漠中迷路,最终在恼怒与羞愧中拔刀自刎。


李广的才华与坎坷博得了文学家的同情,但在军事专家眼里却另有说法。


史书记载,李广带兵不讲究队列,随意驻扎,夜间不打更,更不喜欢繁琐的文书,怎么率性怎么来。他经常率军深入敌境,孤身犯险。比如守城时曾经亲率百名士兵离开守军去追匈奴的三个射雕者,虽活捉了俘虏,却遭遇匈奴数千骑兵,幸亏匈奴人以为其中有诈,没敢追击,李广才得以全身而退。还有一次,他更是被匈奴活捉,靠着诈死,中途跃起夺马狂奔,才得以逃脱。


李广一生对阵匈奴,在文景两朝中主要任务为防守工作,而武帝其间的五次主动出击战中却以三次未遇敌和二次失败告终。 


可以说,李广的作战风格成就了自己的传奇,但结果却是损兵折将,败多胜少。 


在同一时期,与李广齐名的另外一位将军叫程不识,他的治军风格与李广正好相反,看起来枯燥乏味:文书记录传递十分严密,夜间准时打更,层级指挥系统非常清晰。部队出战时,总是处在人不解甲、马不卸鞍的戒备状态。他的军队以步兵为主,行军很慢,但很坚实。凡是他率军作战,前面一定有斥候(侦察兵),左右一定有掩护,队伍之间互相呼应,安营扎寨极有章法。行动起来,全军一起行动;扎下营来,敌人冲不动。


程不识一生从未让匈奴人得逞,号称“不败将军”。


程不识对明星同僚李广有很客观的评价,他说,李广统率军队,推崇简便易行,虽然战士人人乐战效死,但如果敌人突然发动攻击,仓促之间必然难以迎战。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则对比评价了李广和程不识两人,他说,李广领兵作战,使人人自便,以李广出众的才能,这样做也许是可以的,但后世切莫效法。学程不识之法,虽然可能无功,但也不致失败;如果学李广之法,则很少不走向覆灭的。


《孙子兵法》说:“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直译一下这句话:胜利的军队总是先制造好了胜利的态势然后再发起战争,失败的军队却总是先发起战争然后企求在作战中获得胜利。


换句话说,求胜要求“先胜”,胜于开战之前,如果在战争之中再去求胜,那很可能遭遇失败,即使胜利也是侥幸的胜利,或者是惨胜。如果再简约成四个字,便是“先胜后战”或华彬先生所概括的——“赢了再打”。


对照这两句话,程不识显然是“胜兵先胜而后求战”,李广却是典型的“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2


在股市投资中,有许多人把自己当成“飞将军”,看着周围的人赚了钱,或者听了点小道消息,凭一时之勇就冲进了市场,却连所买的股票干什么的可能都不清楚。李广虽失于粗疏,但毕竟才气无双,可以逃脱险境。这类投资者要想全身而退,却只能靠老天眷顾了。可惜多数人也并没有这个运气。这种投资就是“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做投资最好跟程不识学习,先做好万全的准备,将自己立足不败之地,然后求战。巴菲特的风格就是这样,在他看来,投资最重要的是三件事:“第一,尽量避免风险,保住本金;第二,尽量避免风险,保住本金;第三,坚决牢记前两条。”


在残酷的战争中,不败便是胜。在多变的市场中,不亏终会赢。细看巴菲特投资生涯的各个年份,少有大胜,也少有败绩,积六十余年小胜,终成大胜。有人统计了1965年到2014年50年间巴菲特的收益率, 仅有一年超过50%,年收益率低于10%的年份占比却高达36%。


胜利不易,不败亦难。看程不识治军,就像教科书一般规范,态度上则始终战战兢兢,一丝不苟。程不识想必认真研读过《孙子兵法》,“五事七计” (“五事”指道、 天、 地、 将、 法;“七计”是主孰有道、 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各个环节反复推演操练,才做到一生不败。


看巴菲特、芒格以及其他中外成功的投资家也同样如此,理性、自律、严谨、洞悉历史大势、敏于风险防范、擅长企业估值……虽各有自己的“五事七计”,但有一点是相通的,就是在投资出手之前努力立于不败之地。


巴菲特从他的老师格雷厄姆那里继承并发扬了安全边际的理念,“我建一座能承重三万磅的桥,但却只让通一万磅的车;这样就算我大意失算,漏放了一辆一万两千磅或者一万三千磅的卡车过去,也不至于桥毁人亡。”


避免桥毁人亡的比喻非常精当,正好可以用它来说明:“赢了再打”不仅是一种战术,也应当是一种价值观。投资人的资金不仅仅是一笔钱,也是一份信任,避免投资人亏钱既是为了确保未来盈利,更是完成一份沉甸甸的受托责任,自然不可率性操作,就如士兵的生命无价,不能轻易冒险。


从这个角度来说,李广治军形式上爱护士兵,实际上却陷士兵于险境,程不识对士兵严加约束,却是真正的爱兵如子。投资也是如此。





1


“飞将军”李广是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传奇。他才气无双,尤其箭术了得,不仅箭无虚发,而且力道惊人,能够射穿石头。他爱兵如子,凡事身先士卒,只要有一个士兵没喝到水,他就不喝水,只要有一个士兵没吃到东西,他就不吃,所以士兵多愿为他效死力。


不过终其一生,李广却是个悲剧。“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李广一生与匈奴七十余战,却到老也没有封侯,被后生小辈卫青、霍去病等甩出了八条街。不甘心的李广六十多岁再度请缨出战,却在沙漠中迷路,最终在恼怒与羞愧中拔刀自刎。


李广的才华与坎坷博得了文学家的同情,但在军事专家眼里却另有说法。


史书记载,李广带兵不讲究队列,随意驻扎,夜间不打更,更不喜欢繁琐的文书,怎么率性怎么来。他经常率军深入敌境,孤身犯险。比如守城时曾经亲率百名士兵离开守军去追匈奴的三个射雕者,虽活捉了俘虏,却遭遇匈奴数千骑兵,幸亏匈奴人以为其中有诈,没敢追击,李广才得以全身而退。还有一次,他更是被匈奴活捉,靠着诈死,中途跃起夺马狂奔,才得以逃脱。


李广一生对阵匈奴,在文景两朝中主要任务为防守工作,而武帝其间的五次主动出击战中却以三次未遇敌和二次失败告终。 


可以说,李广的作战风格成就了自己的传奇,但结果却是损兵折将,败多胜少。 


在同一时期,与李广齐名的另外一位将军叫程不识,他的治军风格与李广正好相反,看起来枯燥乏味:文书记录传递十分严密,夜间准时打更,层级指挥系统非常清晰。部队出战时,总是处在人不解甲、马不卸鞍的戒备状态。他的军队以步兵为主,行军很慢,但很坚实。凡是他率军作战,前面一定有斥候(侦察兵),左右一定有掩护,队伍之间互相呼应,安营扎寨极有章法。行动起来,全军一起行动;扎下营来,敌人冲不动。


程不识一生从未让匈奴人得逞,号称“不败将军”。


程不识对明星同僚李广有很客观的评价,他说,李广统率军队,推崇简便易行,虽然战士人人乐战效死,但如果敌人突然发动攻击,仓促之间必然难以迎战。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则对比评价了李广和程不识两人,他说,李广领兵作战,使人人自便,以李广出众的才能,这样做也许是可以的,但后世切莫效法。学程不识之法,虽然可能无功,但也不致失败;如果学李广之法,则很少不走向覆灭的。


《孙子兵法》说:“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直译一下这句话:胜利的军队总是先制造好了胜利的态势然后再发起战争,失败的军队却总是先发起战争然后企求在作战中获得胜利。


换句话说,求胜要求“先胜”,胜于开战之前,如果在战争之中再去求胜,那很可能遭遇失败,即使胜利也是侥幸的胜利,或者是惨胜。如果再简约成四个字,便是“先胜后战”或华彬先生所概括的——“赢了再打”。


对照这两句话,程不识显然是“胜兵先胜而后求战”,李广却是典型的“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2


在股市投资中,有许多人把自己当成“飞将军”,看着周围的人赚了钱,或者听了点小道消息,凭一时之勇就冲进了市场,却连所买的股票干什么的可能都不清楚。李广虽失于粗疏,但毕竟才气无双,可以逃脱险境。这类投资者要想全身而退,却只能靠老天眷顾了。可惜多数人也并没有这个运气。这种投资就是“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做投资最好跟程不识学习,先做好万全的准备,将自己立足不败之地,然后求战。巴菲特的风格就是这样,在他看来,投资最重要的是三件事:“第一,尽量避免风险,保住本金;第二,尽量避免风险,保住本金;第三,坚决牢记前两条。”


在残酷的战争中,不败便是胜。在多变的市场中,不亏终会赢。细看巴菲特投资生涯的各个年份,少有大胜,也少有败绩,积六十余年小胜,终成大胜。有人统计了1965年到2014年50年间巴菲特的收益率, 仅有一年超过50%,年收益率低于10%的年份占比却高达36%。


胜利不易,不败亦难。看程不识治军,就像教科书一般规范,态度上则始终战战兢兢,一丝不苟。程不识想必认真研读过《孙子兵法》,“五事七计” (“五事”指道、 天、 地、 将、 法;“七计”是主孰有道、 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各个环节反复推演操练,才做到一生不败。


看巴菲特、芒格以及其他中外成功的投资家也同样如此,理性、自律、严谨、洞悉历史大势、敏于风险防范、擅长企业估值……虽各有自己的“五事七计”,但有一点是相通的,就是在投资出手之前努力立于不败之地。


巴菲特从他的老师格雷厄姆那里继承并发扬了安全边际的理念,“我建一座能承重三万磅的桥,但却只让通一万磅的车;这样就算我大意失算,漏放了一辆一万两千磅或者一万三千磅的卡车过去,也不至于桥毁人亡。”


避免桥毁人亡的比喻非常精当,正好可以用它来说明:“赢了再打”不仅是一种战术,也应当是一种价值观。投资人的资金不仅仅是一笔钱,也是一份信任,避免投资人亏钱既是为了确保未来盈利,更是完成一份沉甸甸的受托责任,自然不可率性操作,就如士兵的生命无价,不能轻易冒险。


从这个角度来说,李广治军形式上爱护士兵,实际上却陷士兵于险境,程不识对士兵严加约束,却是真正的爱兵如子。投资也是如此。

敬启者:

在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前,敬请您仔细阅读本重要提示,并将页面滚动至本页结尾“接受”或“放弃”键,根据您的具体情况选择继续浏览还是放弃。点击“接受”键,视为您已经阅读并认定自己符合合格投资者条件,且愿意遵守本提示内容。

1、合格投资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私募投资基金的投资者应为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公司单只私募基金产品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人民币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的单位和个人:

(一) 净资产不低于1000 万元的单位;

(二) 金融资产不低于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 万元的个人。

前款所称金融资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

投资者应当认真阅读产品法律文件,了解产品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产品是否与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

2、参与私募投资基金有风险。私募投资基金净值可能会有较大的波动,并可能在短时间內大幅下跌,并造成投资者损失部分或全部投资金额。管理人过往的业绩数据并不预示其未来的表现,投资者不应依赖本网站所提供的数据做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所作出投资决策之相应风险。

3、本网站刊载的信息。本网站所载的各种信息和数据等仅供参考,并不构成广告或销售要约,或买入任何证券、基金或其它投资工具的建议。投资者应仔细审阅相关金融产品的合同文件等以了解其风险因素,或寻求专业的投资顾问的建议。

本网站所载的各种信息和数据等是我们认为合法或已公开的信息,但仅代表广东汇创投资于发布当时的分析、推测与判断,可能您在阅读时资料的准确性或完整性已发生变化。广东汇创投资会对来源于第三方的信息、数据、资料明确说明出处及来源,但我们并不对第三方所提供之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充足性或完整性作出任何保证,公司或其股东及雇员概不对于本网站内第三方所提供之资料的任何错误或遗漏负任何法律责任,敬请投资者审慎鉴别、判断。

4、权利声明与法律管辖。您在任何情况下,未经广东汇创投资书面许可,均不得复印、复制或再转发本网站资料的全部或其任何部分。与本网站所载资料有关的所有版权、专利权、知识产权及其他产权均为广东汇创投资所有。广东汇创投资概不向浏览该资料的人士发出、转让或以任何方式转移任何种类的权利。

进入、访问与使用本网站,以及本条款与条件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管辖,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解释。


 广东汇创投资

  特此提示!